热点新闻网——有态度的分享热点新闻!

热点新闻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新闻 > 樊纲:反对马上全部开放资本项目

樊纲:反对马上全部开放资本项目

时间:2015-03-29 19:53来源:最新新闻点击:


樊纲:反对马上全部开放资本项目
 

  我就是反对马上全部的开放资本项目。我觉得中国应该朝这个方向发展。IMF那个时候是要求每个国家,不管你国情是怎样的,就得放开资本项目,而且给了一些最后的期限,我认为这样做不对。
 

  【财经网讯】“我就是反对马上全部的开放资本项目。我觉得中国应该朝这个方向发展。IMF那个时候是要求每个国家,不管你国情是怎样的,就得放开资本项目,而且给了一些最后的期限,我认为这样做不对。”3月29日,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在2015博鳌亚洲论坛“对话思想者:亚洲互联新模式”分论坛上作上述表示。
 

资本项目
资本项目

  樊纲认为,如果你让人民币完全可?#19968;唬?#23436;全有可流动性,中国还没有做好准备,尽管如此,这也是一个国际组织改革的问题,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,他们能不能被?#24066;?#33719;得某种程度的保护,保护自己的资本,控制自己的资本,这样能?#35805;?#21161;他们应对一些市场的运动。

 

  以下为嘉宾现场发?#20801;?#24405;:

  主持?#25628;?#38160;:樊纲先生,英国、德国、法国、意大利和瑞?#30475;?#19968;开始就积极地申请加入亚投行,大家担心包容性和?#35813;?#24230;的问题,是不是双方有对等受益?这些是不是就是一个好的多边的金融机构的治理原则呢?

  樊纲:我认为中国确实有非常好的治理和好的价值观,大家都同意。但是现在有一个不同的观点,美国现在所面临一个僵局,这也是美国提出来的。我们刚才看了一段录像,奥巴马首?#20154;?#20013;国不应该作为一个搭便车者,不管是不是这样,我觉得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的国家,我们在世界上过去很多年没有主导的倡议,现在我们有主导的倡议了,我们认为中国不会在这方面是领导者,但是我们倡导了这个事情,我们应该欢迎这个问题,然后美国人就认为……

 

  樊纲:首先我觉得不是在全球化和效率之间做一个取舍。我们看到这个地区对于国际投资的需求是非常之大的,再增加一两个金融机?#22815;?#32773;是投资机构,必然是受欢迎的,不是说新成立的机构和现有机构之间有冲突,而是增补。刚才林毅夫教授也讲到,大家对于世行对于国际货?#19968;?#37329;组织以及现有的国际机构有诸多的批评意见。所以我想补充一点,在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之前,国际货?#19968;?#37329;组织大力宣传资本项的完全可?#19968;唬?#23436;全自由化,危机爆发以后,没人再这样说了。所以,没有什么是完美的,没有哪个机构是完美的,从我的角度来?#25285;?#20986;现一些新的倡议,出现一些新的机构,出现一些新的尝试是好事。这样的话,我们能够找到新的途径,同时并没有拒绝过去的经验教?#25285;?#36807;去的最佳实践,已有的机构并没有排斥。我们做一些不同的尝试这是好事,这样能?#29615;?#23500;我们的国际经验。

  樊纲:我刚才并没有说各国不应该开放资本项目,IMF那个时候是要求每个国家,不管你国情是怎样的,就得放开资本项目,而且给了一些最后的期限,我认为这样做不对。
 

  主持?#25628;?#38160;:现在人民币的自由流动是不是?#24471;?#29616;在人民币想国际化,但是又不开放,这是不是一个矛盾,怎么解决这个问题?

 

  樊纲:在所有的交易和贸易中,人民币只占2%,虽然在增加,但是比例仍然比较低,这还不足以把它包括在特别提款权的一揽子的货币里。另外,就是它?#30446;?#36716;换性,我现在还是属于比较保守的一派,我认为中国现在没有做好准备,马上大幅度地开放,让资本流入流出更加开放。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,我们有很多国内的问题还没有解决。但是我们的外汇储备让你有这么一种感觉,你感觉有安全感,你可以把它作为危机中的补?#21462;?#20294;是还有投资者的关注,还有用户流动性和可转换性,这个问题你解决不了。

  因此我想?#25285;?#22914;果你让人民币完全可?#19968;唬?#23436;全有可流动性,中国还没有做好准备,尽管如此,这也是一个国际组织改革的问题,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,他们能不能被?#24066;?#33719;得某种程度的保护,保护自己的资本,控制自己的资本,这样能?#35805;?#21161;他们应对一些市场的运动。

 

  樊纲:我并不是说开放我不赞成,我就是反对马上全部的开放。我觉得中国应该朝这个方向发展。

  问:早上好,我是来自印度的,我这个问题,大家都可以回答。对亚投行有些人有一些担忧,它能不能实现?#35813;?#27835;理方面的高要求?我的问题是这样的,是否在创新的思维上大胆一点,不要把我们的创新思维都限制在过去金融机构?#30446;?#26550;里?亚洲我们的人口最多,世界上80%的人口都是在亚洲,而且我们的贫困率也是最高的,为了能够脱贫,我们必须要有大胆的思维。

  我讲一下贸易中的RECP的问题,就是知识产权的问题,如果我们不小?#27169;?#25105;们就把医药的价格提得太高了,穷人都看不起病了,与此同时,有没有这样的资金的支持,来帮助那些穷人,给他们提供小额信贷?我们知道孟加拉在小额贷方面是非常成功的。因此,我的问题就是这样的,我们是不是有真正的创新大胆的思维?

 

  樊纲:非常?#34892;唬?#25105;也同意你的观点,中国的领导人、官员正在谈这样一些问题,我们希望使用同样的?#35813;?#24230;和规则,但是我们知道国际秩序并不好,而且很多机构做得并不好,并没有足够地帮助我们发展中国家,好多问题没有解决,为什么不重新搞一个机构,对现有的国际金融机构做一个补充?这就是我想说的。这个新的机构也是一种新的倡议,同时,它也是一种新的方法,可以来解决我们的老问题。这些都是所有发展中国家共同建立这个机构,为发展中国家服务的。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。

    热点新闻 - 图文推荐

      大厨师游戏
      河南11选5技巧稳赚 河南福彩网 青海十一选五电子派奖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中医针灸怎么赚钱 河北11选5选号软件 双色球17084期杀红球 股票融资和债券融资 买山东群英会赔了21万 世界之窗浏览器怎么赚钱 天津11选5前三走势图带连线 双色球走势图历史记录 扑鱼大富豪赚钱 贵州十一选五玩法 qq手游86怎么赚钱快 移动棋牌2官网手机版